从“未知旅行”到“世界尽头”蚂蜂窝究竟在玩

来源:未知日期:2020-05-27 浏览:

  蚂蜂窝这家年轻化的在线旅游企业,似乎正在给这个传统的行业展示一种全新玩法。2016年,他们成立了一个散发着科幻气味的“未知旅行实验室”。在所有人认为这只是个噱头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是,它却真的在有模有样地持续着一场一场关于旅行的“实验”。

  从感情到人性,从过去到未来,蚂蜂窝的实验总是偏向情怀和理想主义。短短半年内,该实验室已前后发起6季“未知旅行”系列实验,最高曾获得超过1亿的关注与转发。刚刚结束的“寻找世界尽头”活动,也获得了超过30万的关注与数千人的参与。

  若不是营销造势,也不是小打小闹,那么,蚂蜂窝究竟期待这个“非主流”实验室为它带来什么?

  从2016年9月27日的“未知旅行”活动开始,未知旅行实验室正式成立,号称要“用一场未知的旅行检验一段未知的感情”并引爆了朋友圈;紧接着的10月,实验室发起“Tripmon Go!”,让正在途中的旅行者满世界寻找他们释放的精灵球。“旅行标签”、“造梦机器”,一些精悍有趣的小实验时不时出现在朋友圈,让人们冷不丁记起它来。

  刚刚过去的3月,蚂蜂窝与知乎共同发起的“寻找世界尽头”活动获得极高关注。这次活动引起几家同行业竞争者效仿试图抢占“世界尽头”的热点。“寻找世界尽头”事件背后的操盘手,同样是未知旅行实验室。未知旅行实验室负责人王雪琳表示,这场实验的本质,是一次关于“世界尽头在哪里”的全民投票。

  “从来没有哪个人或者哪个品牌,认真想过去定义世界尽头究竟在哪里。”王雪琳兴奋地说,“世界尽头是旅行领域里的’终极未知’,这件事太酷了,必须我们来干。”

  3月26日,蚂蜂窝在知乎与自身问答社区里,同时提问“我们能抵达的「世界尽头」究竟在哪?”,号召网友回答自己心目中的世界尽头,或为认可的答案点赞。最受欢迎的两个回答,将被认定为“真正的世界尽头”。

  同样在3月26日,蚂蜂窝副总裁黄跃成登上知乎盐Club演讲台,向人们阐述了这次实验的意义所在:“世界尽头远远不止那些旅游目的地,每个人都可以定义自己心中的世界尽头。我们试图告诉这个世界的年轻人,世界比你想象的更广阔,这个世界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它永远都会超出你的期待。为此,我们发起了这个有意思的活动。”

  与第一次“未知旅行”相比,此次实验的“未知”在于,连蚂蜂窝也不知道最终世界尽头会被定义到哪里。王雪琳表示:“最终,网友们选出的一定是具有非凡意义,同时又能带给我们惊喜的目的地,我们非常乐意与所有人一起经历这个刺激的寻找未知的过程。”

  截至3月31日,已有1273人回答了蚂蜂窝关于世界尽头的提问,定义了上千个千奇百怪的世界尽头。最终,在超过30万位网友的投票下,南美小国乌斯怀亚和太平洋岛国纽埃被公选为真正的世界尽头。

  当然,这场实验不仅仅要“定义”,还包含了实地探索。活动规则中,蚂蜂窝承诺将帮助给出最受欢迎答案的2位用户开启他们的“世界尽头之旅”。

  “千千万万的旅行者正在使用我们的攻略来完成旅行,我们也有义务为了他们去‘攻略’更广阔的未知世界。”王雪琳说,作为中国旅行者的全球旅游消费指南,蚂蜂窝的旅行攻略如今已经包含全球超过6万个目的地,且仍在不断拓展之中。借这次实验的机会,蚂蜂窝要让用户成为他们的“攻略官”,去攻略世界的尽头。

  每一项实验中,未知旅行实验室都会拿出十足的诚意。半年前的“未知旅行”活动,他们提供了27个出发时间未知、目的地未知的旅行产品,售价1314元。最终,27个胆足够大、手足够快的人抢到了名额,而蚂蜂窝将他们送到了东京、普吉岛、毛里求斯、美国、英国等13个境外目的地。

  这次也不例外。实验室为给出最受欢迎答案的两位用户——“平凡的尤物先生”与“路人李志强”——提供了前往各自世界尽头的往返机票和一万元旅行基金。

  “实验必须是完整的,我们不希望它止步于一场营销。”王雪琳表示,蚂蜂窝之所以支持赞助这些普普通通的旅行者,是希望得到真实、完整的实验结果与用户反馈,“例如去年9月出发的一对情侣,回来后很感激地告诉我们,他们的感情经过了考验。这一次也一样,我们要把用户实实在在地送到世界尽头去,让他们去探索,去攻略——他们生产的来自于世界尽头的攻略,将继续为中国的其他旅行者服务。”

  与Google的最高机密部门Google X类似,蚂蜂窝的未知旅行实验室承担的主要指责是“不断寻找未知”,继承了蚂蜂窝 “Don’t fear the unknown” 的精神。但完成实验的难度并不低——他们不仅要设计规则,付出成本,有时还得像个正儿八经的实验室一样,搞点技术开发。

  “Tripmon GO!”(取名改编自游戏“Pokémon GO”)活动中,实验室规定,只要用户抵达精灵球所在位置并解锁,就能获得“超值且炫酷的旅行体验”。但为了能够即时监测到全球用户是否进入精灵球解锁半径范围内,实验室进行了前期技术测试。

  在王雪琳看来,蚂蜂窝其实骨子里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而这些都是“理想主义的成本”。那么,对于作为生意人的蚂蜂窝来说,这是否是一个值当的买卖?答案或许也是肯定的。

  “未知旅行”第一次实验受到了咪蒙、陆琪、ayawawa等情感大V的热捧。一天内,微信文章《你敢不敢?3小时后,用一场未知旅行检验一段感情》阅读量超过100万。这次的“寻找世界尽头”活动,也获得了超过30万的关注。

  从品牌效应来看,未知旅行实验室为蚂蜂窝不仅为其创造了不小的品牌溢价,更进一步巩固了其“年轻”、“酷”、“潮”的品牌形象。

  2016年8月宣布“攻略2.0”战略以来,蚂蜂窝便坚定地站在了年轻人自由行的战略市场上,无论从产品、服务还是品牌形象上,都着力迎合80、90后这一新兴消费群体的喜好。今年3月,蚂蜂窝发布的《“浪一代:90后旅行方式研究报告2017》中,将酷爱旅行的90后定义为“浪一代”,并指出,90后旅游年均花费已达11810元,他们正在成为更精明且消费意愿更高的旅行者。

  “旅行已经成为当代年轻人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因此他们喜欢玩得更酷,玩得与众不同,也更重视旅行背后的精神层面。”王雪琳表示,“在用户眼中,蚂蜂窝应该是一个会玩、爱玩、够酷、够浪的朋友。未知旅行实验室运作的唯一要求,就是‘永远不要惧怕未知’。”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