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旅游扶贫:少数民族乡村摆脱“美丽的贫困

来源:未知日期:2020-07-05 浏览:

  不惑之年的阿黑哥喳喳呀整年穿着彝族分支撒尼人白褂,留着彝式长发小辫,“年轻时,我羞于穿白褂,还把辫子剪成短发,就因为穷。”

  喳喳呀住在云南省丘北县仙人洞村,全村共有196户981人。村如其名,座落在喀斯特丘陵之间,三面环水犹如人间仙境。但在仙人洞村的美丽背后,却隐藏着深度贫困。

  喳喳呀说,村民祖祖辈辈靠打鱼种地为生,土地少,20年前村民年人均收入不足300元,年人均有粮仅180公斤。“每年秋收之前,粮食青黄不接的时候,爸爸和村民的男人就扛着口袋外出借粮,附近村寨给仙人洞村取了一个外号——口袋村。”

  “我年轻时,出村赶集怕报村名,怕穿彝族服装,因为怕被认出是仙人洞村人。”喳喳呀告诉记者,那时最担心三件事:吃不饱肚子、娶不到媳妇、一辈子借粮。

  距离丘北县仙人洞村约100公里,处在弥勒市群山密林中的可邑村也是个彝族村落,35岁的村民李建梅穿戴好彝族阿细人特有的绣花服饰,来到村口迎接一批又一批的游客。

  可邑村已有370余年历史,是彝族分支阿细人的聚居区,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阿细跳月”的发源地。

  “‘可邑’在彝语中意为‘吉祥如意的地方’,但我们这里原来的日子可不怎么如意。”李建梅告诉记者,可邑村长期被阻隔在崇山峻岭之中,封闭落后,尘土飞扬,村民以种植玉米和烤烟为生,农机开不进村,收入微薄,年轻人多外出打工,可邑村一度成了“空心村”。

  在滇南山区,自然风光、民族文化资源富集的区域基本与贫困区域的分布相重合。不能守着金饭碗出去要饭吃,近年来滇南多地开始在“美丽”上下功夫。

  为摆脱贫困,丘北县通过打造旅游特色村寨、增加就业岗位、入股分红、技能培训、土地租赁等多种方式增加农民收入。仙人洞村以普者黑景区开发为契机,依托三面环湖、四十里水路绕村、万亩荷花簇拥的资源优势,发展乡村旅游产业。

  “村民每家或经营民宿或开餐馆,依靠山水风光和民族文化吸引游客。”喳喳呀一家开起了彝族风情民宿,收入快速上涨。至2019年末,仙人洞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4万余元,甩掉了象征贫困的“口袋”,如今成为丘北县名副其实的“首富村”和旅游致富的“示范村”。

  2014年,弥勒市依托彝族阿细人独特的民族文化,将包括可邑村在内的几个自然村打造成特色小镇对外营业。平坦的青石板路,鹅黄色的土掌房,墙上彩绘着阿细人的传统习俗,农家乐、民族工艺品制作、阿细跳月表演、电商等旅游延伸产业在村中兴起,游客纷至沓来。

  李建梅结束在外漂泊的打工生活,回到家乡做起景区讲解员。“每月3000元的收入,还能照顾孩子,许多年轻人都陆续回来了。”

  据统计,可邑小镇已带动周边数百户村民实现脱贫致富,户均年收入达到10万余元。

  2016年,云桂铁路建成通车,高速快捷的动车将滇南石林、弥勒、丘北、广南等早先美丽而贫困的县市成功串联,各地旅游优势互补,形成了滇南高铁旅游集群,越来越多的乡村发展起特色旅游,游客接待人数和旅游收入连年递增,贫困快速消减。

  

  目前,云南正把乡村旅游扶贫与脱贫攻坚、美丽乡村、生态移民等重大战略统筹推进,合力形成乡村旅游扶贫开发建设新格局。(缪超 黄小桐)

  云南新增1例境外航空输入确诊病例人民网昆明7月3日电 (李发兴)据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7月2日0时至24时,云南省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新增境外航空输入确诊病例(普通型)1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均为中国籍、俄罗斯输入。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均在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和观…【详细】

  云南提前超额完成“十三五”碳强度下降目标记者7月2日从云南省生态环境厅主办的2020年全国低碳日云南省主会场了解到,“十三五”期间国家下达云南省的单位地区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简称碳强度)降低目标任务为18%。截至2019年,利来国际最老牌的,云南省碳强度较2015年降低30.23%,已提前超额完…【详细】

  背包一定要背起来舒服和适合自己的体型的。最好是可背、提两用和多袋兜,以便于物品分类的。自助游时,通常选择背背包。如果去欧洲,可以带有轮子的行李箱,也很好用。

  望江公园顾名思义倚靠水边,这里杨柳依依,园内翠竹浓荫.公园占地12万平方公里,大部分地面被竹林覆盖,是国内名竹荟萃之地,因此也叫竹子公园,这无疑又为您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品茗休闲之所.望江楼的主要建筑是为纪念唐代著名女诗人薛涛而建.薛涛曾作校书郎,与当时的白居易,刘禹锡,杜牧等互有唱和之作,您可以坐在竹中,感受薛涛的苍苍劲节奇,虚心能自持.园中还有著名的望江楼,高三十多米,现以成为成都的标志物.登高而望,美丽的新成都南岸尽收眼底。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