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产值10亿300万客流量的小村子国内乡村旅游开发

来源:未知日期:2019-03-11 浏览:

  比如秦镇,距离西安仅20余公里,具有1600多年的历史,毗邻长安八水之一的沣河,北边有周文王灵台、南边是交河与沣河交汇处的沣惠渠渠首,秦镇米皮更是闻名全国,但是目前除了建成凉皮一条街以外,几

  比较主流的说法是,袁家村之所以取得了乡村旅游的巨大成功,一是两任村支书的正确领导,具备带领村民共同致富的信念和气质;二是在上世纪80年代土地逐渐包产到户以后,袁家村一直坚持集体经济,由村委会带领大家创办乡镇企业,实现共同富裕;三是卓越的见识,在关中地区10年前就敢下定决心做乡村旅游,不但要具备卓越的眼光,还要有敢想敢干的勇气,这些因素都是成就袁家村的重要原因。

  在袁家村发展起来以后,关中乡村旅游成为一种时尚被迅速模仿,据陕西省旅游局统计,全省模仿袁家村的近七、八十家,但绝大部分都是商业资本在运作,只有袁家村的形式,而没有其神韵。

  袁家村的核心灵魂在哪里?我们认为是对集体经济的坚守,对实现共同富裕的执着、对关中文化的热爱。袁家村是在村党支部、村委会的领导下,在村民“全民皆兵”式参与下,为实现共同富裕而顽强拼搏的一个成功案例,这是其与目前众多在商业资本操盘下关中民俗特色小镇的本质区别。

  袁家村目前已经形成了豆腐、酸奶、醪糟、辣子、醋、粉条、菜籽油等作坊和小吃街等股份合作社,均由村委会下属公司进行经营。以实现村民共同致富为目的,小吃街合作社每户按照3:7,4:6,7:3等分配比率,根据收益情况进行利润分成,收益高的比率降低,收益低的比率增大,不挣钱却又是小吃街必备的品类合作社给予补贴,最低保障以家庭为单位每年8—10万元的收入。

  酸奶、豆腐和油坊等专业合作社按照公司化经营,经营户占20%—30%股份,其余由本村村民和各经营户按认缴股本出资,按比例分享收益,由专业经营户带领大家共同致富。粉条作坊一年就销售了26万斤,辣子坊一年收入达到400多万元,酸奶一天卖10万瓶、每年利润1000万,难怪有传言某村民当年在作坊入股5万元,现在每年收益约5万元,堪称投资界的神话。

  为严格把控食品安全,确保食材的原生态,在袁家村经营的商户必须使用各作坊合作社生产的面粉、油、醋等农副产品,由村委会进行监督,既保证了合作社的销量,又使广大游客可以品尝到原生态、无任何添加剂的食材,为什么小吃街的东西好吃,主要就是使用的原料和外面的不一样,辣子、醋、油都散发着天然的味道。小吃街生意最火爆的粉汤羊血,其羊血由店主吕师傅亲自到礼泉西关回民宰杀点采购,豆腐、粉条、辣子、菜籽油都来自袁家村作坊,难怪我每次去必吃一碗解馋。

  袁家村又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悠闲的存在,在祠堂街经营大敞锅的胡师傅来自重庆,以前在朝天门担着扁担卖火锅,祖传17代,每当店内用秘方制作火锅底料时,香气飘荡整个祠堂街,胡师傅励志做中国最好吃的火锅,我至今还记得2015年冬天我们在他店内吃火锅时美好的体验,还有他满足的笑容,此刻即永恒。胡师傅目前已经在西安、咸阳开了5家加盟店,忙的不亦乐乎。

  还有惟德书屋的宰老师,以前是大学老师、报社记者,现在一家人都在袁家村生活,楼上几间客房、楼下几张茶桌,微薄的收入支撑起全家人的生活,走进店内,却尽是书的海洋,私藏的书籍涉及经史典籍、人文地理,村民和游客来此喝茶、聊天,尽享安然自得的静谧,而这只是袁家村的一个缩影。

  九嵕山下,遥望昭陵,关中的气息扑面而来,家乡的感觉如此静默,在袁家村我们找到了故乡的包容,妈妈做饭的香甜、还有食材散发的自然清香,我不是过客,而是归人。

  袁家村目前只有康庄老街和小吃一条街为村委会下属公司经营管理,其余如关中古镇、回民街、祠堂街、书院街均为整建制招商引资,合作单位负责征地和建设,在收回成本以后袁家村分享20%收益,但是这些项目在带来产业链迅速扩张的同时,也存在诸多问题。

  袁家村新扩张的街区存在产业结构不清晰,特色不够鲜明的问题。如关中古镇经营服装、饰品等非民俗类产业,祠堂街主要经营全国各地的小吃,既不能确保口味正宗,又不符合关中人口味;新建的书院街更是名不符实,品目繁多,却感受不到传统文化的气质。

  与此同时,关中大地特色小镇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如马嵬驿、白鹿原影视基地、茯茶小镇等均以关中民俗和美食为切入点,吸引了大批的游客前往。在乡村、民俗和古镇旅游客源分散的背景下,袁家村目前只有小吃一条街依然火爆。祠堂街非节假日期间街头冷落,关中古镇很多商铺转让甚至关门歇业,人流量和小吃街均有着天壤之别。

  2016年10月,住建部公布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名单,陕西省包括5个,此后,以特色小镇为代表的乡村民俗和产业小镇如火如荼的开始建设。在今年5月26日,住建部下发通知要求6月30前上报全国第二批300个国家级特色小镇,由此看来,特色小镇的竞争已进入白热化状态。

  作为以乡村旅游闻名全国的袁家村,如何在特色小镇的建设中引领创新发展的潮头?我们认为,在继续做大做强关中特色小吃的同时,必须对各街区产业进行优化,如祠堂街可引入关中渭南、宝鸡、铜川等关中其他地区经典特色小吃;关中古镇可以重点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保护和开发;书院街可与西安书院门进行合作,开发书法、绘画和独立书店等文化产业。

  袁家村不能满足于现状,在产业发展中必须紧紧抓住关中文化、长安文化和农耕文化等命题,这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全球化表达的源头,周秦汉唐、儒家、道教、秦岭等在地文化均具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活水,做好这个,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袁家村的乡村旅游本是一个奇迹,在奇迹的背后是村委会领导下的广大村民艰苦创业的精神。在特色小镇已经成为我国区域经济发展的驱动力、旅游业具有可持续爆发力的时代,如何抓住特色小镇建设的风口?以产业变革为突破口,创造下一个奇迹?

  全域旅游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袁家村地处九嵕山下,关中环线北侧,周边旅游资源富集,如能以咸阳原上汉唐帝王陵为历史资源;以苹果种植为农业资源;以醴泉湖、郑国渠为水利资源;以北山为生态资源;以关中环线为交通资源,冲破行政区划束缚,打造北山南麓关中文化体验区。袁家村着重发展民宿、美食、非遗、建筑等关中文化的活化石,成为大西安、大关中乃至丝绸之路经济带人文交流的新窗口,这将是一个奇迹。

  此外,特色小镇的生态系统也将是发展的重点,袁家村作坊街生产的面粉、醋、菜籽油目前已经在村委会的严格要求下在全村推广使用,确保了食材的安全性和原生态,甚至袁家村在西安曲江银泰城和小寨赛格的体验基地也严格使用作坊的产品。

  那么下一步,袁家村可以以此为切入点发展生态农业,比如种植有机小麦、有机菜籽、有机大豆,养殖山羊、奶牛等,从而形成一、二、三产业的闭环,实现小吃食材的全程可追溯性,这是袁家村下一步发展的必经之路。

  在此过程中将形成农业产业化、农产品加工企业集中化,乡村旅游全域化,将以产业实现扶贫、以产业解决“三农”问题、以产业发展实现共同富裕,这又是一个奇迹。

  还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也是袁家村发展过程中一个必经命题。特色小镇的初级阶段是产业的竞争,高级阶段将是文化的竞争。袁家村目前关中民俗产业发展态势良好,也是袁家村的核心竞争力,但这只是初级阶段。

  如能以目前已有的皮影戏、弦板腔、童济功伏茶为突破口,继续导入、保护和开发关中非物质文化遗产,引入传统音乐、戏剧、舞蹈和技艺,乃至民俗、医药、美术和文学,将袁家村打造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态博物馆,这将不仅仅是个奇迹。

  袁家村作为一个民俗文化小镇,2016 年国庆十一黄金周日游客量一度刷爆20 万人次,已然成为全国乡村旅游的第一网红。各地也纷纷掀起了复制袁家村模式的风潮,光陕西就有几十个,而几乎都经营不太景气。记者就特色小镇热度以及袁家村的成功之道,对于创始人袁家村党委书记郭占武先生进行了访谈。

  【郭书记】让我来理解“特色小镇”,那特色小镇的第一个核心竞争力是产业,但这个产业不是你加上去的。我去过很多地方,他们也要做特色小镇,但很多都是把特色小镇死搬硬套到一个项目里头,只因要去附和相关政策。就我目前来看,袁家村才是一个典型的特色小镇。但因为三个问题我们没有把它们再放大,如果目前我们把它放大,就是特色小镇:即第一可能是我们能力的问题;第二可能是我们资金的问题;第三可能是我们的交通区位的问题。今天专家学者也讲了很多特色小镇是造城,其实我们解决的是我的特色小镇里的工作人员的一些生活、居住、产业和住房问题,我们的产业是“地里长出来的”,我们需要人去务工,我们需要房子,所以我们再去盖房子,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发展起来的,而并不是我们还没有产业的时候我给你策划一个产业,再策划居住区和相关配套。我觉得我们这种形式就是典型的特色小镇,也就是产业小镇。为什么我一味地强调产业,因为没有一个特色小镇的模式是能够离开产业的,但前提是这个产业能不能做起来。

  特色小镇的第二个核心竞争力也是产业,那就是产业的工作人员,或者说是产业的就业人员。我觉得必须要以当地人为主,因为原创离不开“根”。比如我袁家村在陕西很成功,我搬到上海未必能成功,但是我可以通过结合上海元素,通过同样的模式加当地产业就业人员,我也可以创造一个上海版本的特色小镇,所以从我的概念上去理解特色小镇,那归根结底就是“特色产业+ 当地从业人员”。

  【郭书记】由于时间关系我也没能太展开发挥,我觉得我们的“特色小镇”不是业态的问题,我其实一直强调我是一个外行,规划我也没有学过,市场也没有接触过,我什么东西都不懂就来做这个袁家村,我知道业态这个词可能也就几年时间,我从来没有从旅游的角度接受过学习,所以您问我业态这东西,我给你讲讲我是怎么理解的。我们那时候就袁家村的建设,我们一直在琢磨着人怎么来,如何吸引人,人凭什么到你这儿来?我们其实靠的就是“产品”,这个“ 产品”是什么东西?比如说,我们“ 袁家村”的原材料、我们的面粉,我们现在要把产业链做长,我们现在从“吃”一直到“ 住”,或者说是乡村度假,延伸到这个阶段来,“ 产品”是随着我们市场的需求来发展的,这就是所谓的“业态”,如果说“业态”这个东西我们能把握的这么到位,是因为我们能依靠好的产品来吸引人来,好的产品其实是靠好的经营人来实现的。“袁家村”如果是一个“大业态”的话,其实是靠无数个“ 小业态”组成的,“ 袁家村”的招商是我在招。简单的一个卖面的,也是我在招,我在把关,得看和我的理念合不合,而不是简单的把房子租给他。这可能就是我的理解的“业态”和“招商”吧。

  【郭书记】没有,我们袁家村从07 年开始做的时候就想着要用旅游来做名气,用“产品”来做增值。然后我们从长远来看,是靠“诚信”,“诚信”解决食品安全,所以我们最后把袁家村做成了一个品牌。是什么品牌?是在人们心中健康、诚信、安全的品牌。所以我做到这个品牌,我再来配套我的产品,也就是你们专业角度所说的旅游产品。所以我从07 年开始就奠定了我的发展思路,始终没有改变。只是在建设的过程当中我们要做到吸引人,首先是农家乐吸引人,随后觉得农家乐有点问题,我们就做小吃街,后来觉得小吃街有点单一,我们再考虑引入乡村度假。从产品发展来说我们一直在完善,我们必须要有的思路肯定是旅游要吸引人,有人、有口碑才能考虑其他的东西。

  【郭书记】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一直招商难,因为我们一直在创新和完善。我们当时需要吃的时候没人愿意做吃的,我只能想办法说服人家来做。现在大家看到吃好了,我又不想让吃的进来了,我让你做客栈做民宿,做一些度假和休闲的内容,比如咖啡馆,那又没人来做了。我们想做一些外延的业态和产品来丰富“袁家村”,所以我认为“袁家村”到现在为止,都面临着“招商难”的问题。因为我们要发展,我们要转型。其实我认为我们一直在渴望“ 招商”,而不是在“ 招商”。

  我们曾经也号召过四川的乡镇应该学习“袁家村”模式,因为四川也有相似的土壤和环境,可当地政府说在四川是做不起来的,他们也有很多自身原因,对此您怎么看?

  【郭书记】我拿这事儿给您举个例子:原来我们做“袁家村”的时候我就很担心,其实我们“袁家村”的核心竞争力很简单,为啥别人老是做不起来呢,其实就是:“有这个能力的人没有这个权利,有这个权利的人可能又没这个能力”。反正就是阴差阳错导致项目做不起来,比如说目前给我成都弄一块地方,我保证以相似模式干掉成都所有的小吃,这就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思路和经验)。目前我觉得“袁家村”是把“互联网+IP”玩到极致的产物,离不开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我觉得成都能做,反正我一定能做。

  【郭书记】我带出来两样东西——思路和经验。如果再有“驴妈妈”这样的平台和我嫁接,咱就所向披靡了。其实外人看起来“袁家村”的所有强项,在我看来都不是强项,其实我们成功就在于两个要素,那就是“思路和经验”。

  郭占武书记说:未来的袁家村会做两件事情:一是旅游发展,将自己的思路和经验带到全国,结合当地的特色,打造出更多袁家村印象。让游客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去找不一样的袁家村。二是三产融合,通过品牌带动市场的方式,用三产带二产,二产带一产,致力于将袁家村的农副产品卖到全国。袁家村将在郭占武书记的一手操盘下,继续进行特色小镇和乡村旅游的探索。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